千罗子最近长期失踪中

目前还在学习中w请多指教! 开学了的话就会长期失踪,不过周末可能会更新ww 头像是まさか桑的绘作w id=64141293 (侵删)低产注意!(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今后也请多指教!)

【芥敦】你究竟放弃了什么才能在我身边一直逗留。

ooc慎

果然刀子吃多了就很难产糖

所以这次是一把刀子

短篇

交往同居前提。



-

温暖的早晨,一如既往的阳光洒进室内,枕头上有一片明显的水渍。

嗯?汗水?泪水?

头部传来钝器重击的疼痛感。

“咝——”

记忆擅自涌上了大脑。



“快点走!”

漆黑的身影挡住了赤红一片的天空。

“可是你怎么办?!”

“你想我一辈子都恨你吗?!”

那个人回过头,愤怒地呐喊。



剩下的只有被烧成余烬的一切。

泪水也早已被烤干,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那个人转过身,看着呆坐在远方的我,笑了,那躯体便缓缓倒向地面。

“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”



-

“早安。”

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,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……龙之介?”

我转过头去,芥川对着我像是露出了笑容。

“做噩梦了吗,眼睛都哭肿了。”

他凑过来擦了擦我的眼角。

“嗯……我……梦见你死了……”

我低下了头,眼泪溢出眼眶,夺路而逃。

“不用担心了,只是梦而已,我还在。”

他抱紧了我。

“嗯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停止了哭泣。



-

虽然我对于那个真实得可怕的梦境还是心有余悸,但是生活还是那样的平静,最终还是使我放下了心。

“你这几天黑手党那里都没有工作吗?”

芥川像是被问了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一般,没有说话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很长时间之后,他才发出了那个不像是他自己发出的声音。

我的心脏毫无前兆地一阵绞痛。

到底怎么了。



-

时间过得很快,眨眼就到了院长的忌日。

我在花店买了一束花,走到了墓园。

感谢……这么多年你对我的教育……

低着头,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有眼泪不争气地一滴滴掉在墓碑前。

我把花束放下,看了看墓碑上的遗像。

芥川?!

瞳孔由于惊讶而急剧收缩。

我揉了揉眼睛,照片上的人又变回了院长。



有什么不太对,那个噩梦也好,芥川长时间的休假也好,绝对发生了什么。

我鼓起勇气去到了从太宰先生那里听来的中也先生常去的酒吧。

中也先生的确在那里。

我走向正在独自喝着酒的中也先生,缓缓开口。

“中也先生……”



-

浑浑噩噩地离开酒吧,我又是大笑又是悲泣,街上不少人向我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我跑回了家,芥川正呆坐在沙发上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

从他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感情。

“龙之介……”

我走向他,揪住了他的衣服。

“你说啊、你究竟是放弃了什么才能在我身边一直逗留啊?!”

脸上已经被泪水弄得一塌糊涂,我甚至已经看不清芥川的脸了。

“你怎么了。”

他像往常一般冷静地开口。

“该说这话的应该是我吧?!龙之介!!”

我嘶吼着。

“和我说真话……你是不是早就死了。”

一片朦胧之中,芥川似乎笑了,温柔得不像是他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这是他唯一一次示弱吧。



Fin.

评论(2)
热度(24)

© 千罗子最近长期失踪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